明寒堂主人

一个永不疲劳的审美者,一个从不动脑的思想者

“我想,你们中若有人及我一半的伤感,这别离便是值得的。”

维南有箕,不可以簸扬。
维北有斗,不可以挹酒浆。
——《诗经·小雅·大东》

从远处看上去,盛开的樱花就恍如一层薄薄的雾霭。
——川端康成《花的日记》

他只见西方青苍苍的天底下,有一颗明星,在那里摇动。
——郁达夫《沉沦》

只有流水知道,流水并不意味着消逝
只有行云知道,行云并不意味着变迁
只有葡萄树知道,葡萄树并不意味着生命
只有无花果知道,无花果并不意味着咒诅
只有春天知道,春天并不意味着苏醒
只有深渊知道,深渊并不意味着沉沦
而它们的心声会永远凝固在冰封的凄美中
这只有我知道

怨复怨兮远山曲,去复去兮长河湄。
——江淹《别赋》

(新买的竹浆纸不太适合这种秀丽笔,等我不懒了拿毛笔试试_(:зゝ∠)_)

最初的热情要适可而止,不然的话,后来一松懈下去,就显得太明显了。
——卢梭《忏悔录》

时间本是上帝白给的,又没有要咱们破费。
——马塞尔·普鲁斯特《追忆似水年华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