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寒堂主人

写诗练字发文,什么都干点。古风控国学迷,外表高冷其实是在竭力克制【一旦疯起来连自己都怕x

时近芒种暑热愈甚,遂赋得洪炉聊为戏作
伟哉造化巧,天地起洪炉。
赤飚为所怒,江海尽焦枯。
锤锻击紫电,灼炽走金乌。
呺然狂风动,其犹橐龠乎?
在天铸九矢,弓满白青弧。
一朝罗刹变,千里问伏诛;
在地铸五岳,岿然镇宏图。
横峦为影壁,逝水作铜壶;
圣人得其所,铸以为酒觚。
有则诚其意,无则导其途;
仙人得其所,铸以为巨瓠。
此中难留我,秋水任漂浮。
百木铸愈下,万类安其徒。
何以太平世,浑不铸一梧?
寒蝉空守洁,鸾凤自鸣孤。
触目商风紧,孰与解莼鲈?
铸声止于耳,铸心止于符。
莫若欧冶子,杀伐有湛卢。
折却金天柱,蛮勇笑蚍蜉。
不如刀共马,铸个刘寄奴。

水调歌头 记雨

日久慵消夏,风满倦登临。世人常羡晴好,苦煞到如今。倏忽虚堂雷起,钩得珠帘几许,檐瓦自鸣琴。一调入桐曲,万籁共商音。

声初静,眠未就,晓星沉。铃歌渐悄,弹破秋水啸龙吟。最喜门前清潦,敢效平湖千顷,涵作楚天深。曳杖逐云去,霁月照孤岑。

【图片来自伊吹五月】

“然而无有乎尔,则亦无有乎尔。”

有时会乱想,若孔孟庄三人生于同时,会是思想史的得益,还是损失呢?

但这些无法假设,我们能做的只有回过头去,默默地看着那些孤独地立于自己时代的背影。或许他们也正向我们的方向看过来,企望着一个能真正读懂他们的人。

今天听完了《孟子》的课,在他的千古寂寞面前,顿时觉得自己的孤独是如此渺小。遂信口胡诌一句了事,权作抒怀:“千古喟然邹鲁近,后生读孟不言孤。”

立夏有疾风大作,感而赋此七律

未解兰台粝与精,泠然更甚快哉名。
石尤至死空留恨,吴蜀临江始借成。
永系七哀追逝处,何来万窍隐机声?
狂飙莫只折摧去,并扫神州一色清。

满庭芳 夜题校景亭

旧地淑春,故园鸣鹤,算来几许流迁。翼然风满,幽径绕丘山。举目青螺爝火,笑之谓、云梦泓渊。星河澹,闲身浊酒,漫指认三垣。

凋刓。看画壁,漆尘驳落,竟老朱颜。并辞谢灵修,水月蓝烟。盟诅谁人誓我?虽白鹭、机尽应难。良宵后,文章大块,留韵与残年。

朝中措 记梦

檀郎歌管久相违。兰棹破清辉。梦里不知霜冷,犹堪言笑同归。

一朝陌路,三春杜宇,几度声催。酒贱无人共饮,觉来遥对璇玑。

歌筵畔,先安簟枕,容我醉时眠。
——周邦彦《满庭芳·夏景》

万一禅关砉然破,美人如玉剑如虹。
——龚自珍《夜坐二首其二》

夜读有感
一斛星河落紫微,狷狂谁与醉清辉?
人间几度四十载,曼倩天涯犹未归。

银杏
孤矫立黄昏,重阴掩驳门。
白头种树者,拾果遗童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