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寒堂主人

一个永不疲劳的审美者,一个从不动脑的思想者

当半月把它浪漫的乳白色光华洒进我窗帘的缝隙时
我想大声告诉你,月色真的很美,却又不能
那一刻我切实地体会到,爱是痛的
可我依然爱那渺远的月亮,一如我始终爱你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