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寒堂主人

一个永不疲劳的审美者,一个从不动脑的思想者

初雪行
玉碎玉满玉阑珊,玉洒琼天不胜寒。
留待玉光照玉影,独斟玉薤上玉栏。
千树吊梨花,飞霰融苦茶。
白桥带青水,罡风转鸣笳。
长云均一色,疏枝尽横斜。
高楼凭万里,何处望蒹葭。
天帛裂白远山紫,枫火扫地颓不起。
寥落瓦雀踏轻痕,黄土苍岩空迤逦。
诉与澄江拍燕歌,狂飙震怒入我耳。
曾是孤舟过客来,慷慨悲声问行止。
柳絮烟沙不两堪,此中真意何可拟?
直待凭风往谒春,一去九万四千里。
驱尔霾共雾,遗我缟与素。
寒芒凌山川,山川皆愬愬。
输尽肝胆照孤光,凛冽长怀黄叔度。
欲把新醅效子猷,夜深不见湖心路。
自蹉跎,空彳亍。
未及中庭折竹梦,重帘又卷残阳暮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