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寒堂主人

一个永不疲劳的审美者,一个从不动脑的思想者

春分
觉来忽道春将半,回首阴雺压海楼。
柳岸雨轻新绿湿,兰汀风淡暗香流。
日边清梦实不济,江左浊醪犹未篘。
惟愿苍灵莫摧折,一枝遥寄与寒秋。

评论